爱视文学网—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!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小说 >

南夏商信言小说无删节 《商先生婚情已告急》小说全本阅读

发表时间:2021-01-13 16:56:24    编辑:笑红尘
商先生婚情已告急

甜宠新书《商先生婚情已告急》由一叶景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南夏商信言,书中主要讲述了:南夏曾经满怀欢喜的想要嫁给商信言,可等待来的却是他的背叛与抛弃,甚至还要打掉她腹中的骨肉。四年前的那个雨夜,彻底斩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。四年之后,那人曾狠心抛弃她的人,却手执亲子鉴定书,愤怒出现在她面前。“南夏,当初不是你要跟我分开?为什么又要生下我的孩子?”明明是他不要她,却又责怪她不爱他,用各种方式将她囚禁在身边。她逃。他追。她满心无奈的问,“你到底要怎么才肯放过我?”商信言捏着她白白嫩嫩的小手,真挚又深情的说。“南夏,我从未想过要放弃你。”“我贪恋的是你的一生。”...

作者:一叶景 状态:已完结 类型:短篇言情
立即阅读

《商先生婚情已告急》 小说介绍

小说主角是南夏商信言的小说叫做《商先生婚情已告急》,是作者一叶景创作的短篇言情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在医院里已经见多了生死,每天,医院都会有病人来,有病人离开。眼前的小家伙才这样小……商信言的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拽住,闷的他呼吸不上来。“别想那么多。”商信言的大手盖在他小小的脑袋上,将他的头抬...

《商先生婚情已告急》 第17章 这个小孩是什么病? 免费试读

在医院里已经见多了生死,每天,医院都会有病人来,有病人离开。

眼前的小家伙才这样小……

商信言的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拽住,闷的他呼吸不上来。

“别想那么多。”商信言的大手盖在他小小的脑袋上,将他的头抬起来看着自己,“你要相信医生,听医生的话,好好地治病,一定会好起来的。等你好起来之后,就好好地学习,长大之后也做个医生,治疗更多的病人,好不好?”

“真的可以吗?”听到他的话,图图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希冀。

“当然了,我们打赌。”商信言伸出手指头,“以后叔叔会常常来看你,所以,你必须要好好地听话,明白?”

“好,那你不可以骗我哦?”图图的眼睛珠子转了转,心里却已经打起了小九九的主意。

“图图,你在哪里?”就是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叫喊声。

图图转头过去就看到白熙站在病房门口找人。

他抱着皮球回头去大叫,“小白姐姐,我在这里。”

白熙看到他后便跑了过来,捏着他的鼻头,语气里却是充满了宠溺。

“小东西,不是跟你说了不许乱跑吗?快来,我给你量体温了。”白熙说。

图图抱着皮球还不忘记回头来跟商信言拉钩,“叔叔,说好了啊,你要常常来看我陪我玩哦~~下次我教你下棋!”

“好。”商信言眉头微挑,还觉得挺有意思的。

白熙早就知道了商信言的名号,不过不同科室,她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商信言本人,比照片里面看起来更加帅气俊朗,尤其是那皮肤毫无瑕疵,睫毛又长,白熙都差点被迷的走不动路。

还是图图扯了扯白熙的衣服,拉着她赶紧走了,回头还哼哼声说,“小白姐姐,赶紧把眼珠子收回来,这是我给妈妈找的男朋友!”

白熙使劲翻了个大白眼,戳着图图的脑袋,“小白姐姐还真是白心疼你了啊?小白姐姐还是单身呢!”

她还每天要面临相亲呢!

图图跟她回到病房去之后,自己踩着椅子爬上自己的病床,坐在床上歪着头认真的说,“可是,我觉得他跟妈妈很配啊?小白姐姐你不觉得吗?”

脑海里想了想两人,白熙竟然觉得图图说的很有道理……

两个人相貌,好像真的很配。

等到图图和白熙两人离开之后,商信言一手拿着病历还站在走廊里。

他看了图图的病房和床号,回头正好撞到了一个同事路昭昭,指了指图图的病床便询问,“那个小孩,是什么病?”

这些病房是一些大病病房,看起来,小家伙的病情有一些严重啊。

这位医生正好是图图的主治医生,路昭昭。

也是一个学霸,读硕士的时候就在医院里实习,现在已经是血液科的新秀。

看着图图可爱的小脸,路昭昭抱着手臂跟商信言站在一起,也有些惋惜的说,“那个小孩子叫图图,今年才三岁多,之前检查出来了白血病,一直都在医院里治疗,这个小孩子真是听话,明明那样痛的治疗他每次都一声不吭,硬生生的扛着。”

这样严重?

商信言平静的内心忽然间又掀起来一阵惊天巨浪。

小说《商先生婚情已告急》 第17章 这个小孩是什么病? 试读结束。

商先生婚情已告急
商先生婚情已告急
一叶景/著| 短篇言情| 已完结
甜宠新书《商先生婚情已告急》由一叶景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南夏商信言,书中主要讲述了:南夏曾经满怀欢喜的想要嫁给商信言,可等待来的却是他的背叛与抛弃,甚至还要打掉她腹中的骨肉。四年前的那个雨夜,彻底斩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。四年之后,那人曾狠心抛弃她的人,却手执亲子鉴定书,愤怒出现在她面前。“南夏,当初不是你要跟我分开?为什么又要生下我的孩子?”明明是他不要她,却又责怪她不爱他,用各种方式将她囚禁在身边。她逃。他追。她满心无奈的问,“你到底要怎么才肯放过我?”商信言捏着她白白嫩嫩的小手,真挚又深情的说。“南夏,我从未想过要放弃你。”“我贪恋的是你的一生。”...